当前位置:主页 > 无人风采 >理髮师助原住民美姐办难民学校义助弱势群体造福社会 >

理髮师助原住民美姐办难民学校义助弱势群体造福社会

评论638条
理髮师助原住民美姐办难民学校义助弱势群体造福社会在雪兰莪巴生,有一群1986年出生的年轻人发现,当年出生的孩子经常成为政策下的白老鼠,而理髮师萧维贤就是其中一人。“雪州出生者的身份证号码原本是10,偏偏在那一年被换成43,过后一年又换回10。国民服役计划也是从1986年出生的那一代人开始,所以,国家羽球队或篮球队都没有1986年生的选手。当年,小学的羽球队很强,我们打羽球到五六年级时,校方突然不要羽球队了,篮球队的下场也一样,令人非常不解。” 助孤儿院筹款买货车5年前,萧维贤与朋友共5人就想为1986年出生的一代人争一份光,遂创办了1986公司。“那是一所概念全新的一站式髮廊,除了髮廊,还有咖啡馆及美容中心。”创办1986公司的隔年就是2012年505全国大选,萧维贤与朋友都是积极为改革国家而努力的年轻人。大选成绩揭晓的第二天,大家不约而同地穿上黑衣。“当天,我的心情很灰暗,我走在街上看到路人都感到很失望,并觉得这个国家无望了。后来,我看到两三个孤儿在吃东西,心想,大家心里都不好过,但最后还是可以回家,但他们却连家都没有呢。”于是,萧维贤在1986公司旗下成立了Care Division关怀单位,展开一系列慈善活动,儘可能为社会作出一些贡献。“当时,巴生孤儿院House of Love有意要买货车,我们就为他们筹到三千多令吉,还在孤儿院里铺了一片草地。接着,我们举办市集卖自己印刷的T恤,为孤儿院筹款。过后,我们的髮廊把替顾客染髮获得的20%盈利捐给慈善机构。“在这之后,很多人开始知道我们在做慈善工作。2013年,一名部落客要求我们为一群住在教堂的难民孩子理髮,并送他们一些小礼物,我们都做了。2014年,我们只捐款给慈善机构,2015年则忙于公会活动,没有举办慈善活动,但每年还是定期捐款给孤儿院和老人院。”替老人院老人义剪今年5月,1986公司举办一项双亲节慈善活动,就是到老人院为老人理髮,而相关的染髮产品则是由供应商免费赞助,萧维贤当时也把这项慈善活动拍成纪录片,并上载至优管。“本来的计划其实是公司年度旅行,但员工都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于是,我就带着他们到几个州属为老人院的老人理髮。多数老人认为,他们都是在‘等时间’,所以不太愿意参与这项活动,甚至不注重自己的仪容。”他指着视频中的一名老婆婆说:“这位老人起初并不愿意让我们帮她理髮,但我们一直游说她,并指理髮后会变得很美。可是,她竟回答说:我快要死了,不要紧。不过,我们最后还是说服她让我们替她理髮及染髮,单单是替她处理头髮,我们就花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而她在理髮后也高兴得开怀大笑。”为原住民筹医疗护理基金1986公司属下的Care Division从今年6月1日起至8月31日,通过慈善项目“生命色彩”与耕心慈善协会合力筹募原住民医疗护理基金,积极履行企业社会责任。萧维贤说,基于染髮的需要,髮廊经常出现色彩,而今,染髮的色调更是越来越夸张。所以,他通过髮廊成立“生命色彩”组织。 “为什幺是以原住民为对象?其实,我想帮助原住民很久了。我一直通过优管看到他们的生活困苦,并了解到耕心慈善协会有为原住民筹募医疗护理基金,并走进原住民部落为他们看诊,而我一直对此很感兴趣,所以,我把捐款的目标转向同样需要关注的原住民。”至于孤儿单位,他坦言,目前很多人都利用孤儿的名义展开商业化活动,他担心民众所捐的善款最终不知去向。1986公司是通过旗下的1986 Hair Studio网站为本地原住民筹款,目标为5000至1万令吉。该公司把6月至8月期间所出售的商品,包括出售T恤、Davines公司所赞助的旅游包洗髮露和Clinelle公司的旅游包护肤品等的盈利捐献给受惠原住民。欲知详情者可浏览www.1986hairstudio.com。美姐替4难民孩子补习Deborah Henry是马来西亚2007年世界小姐与2011年环球小姐,她拥有美貌与智慧,以及一颗善良的心。2008年,她为联合国难民署主持一项有关记录片的活动时,才开始了解马来西亚境内难民的情况,并因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观。当时,她探访了一个索马里难民家庭,成员包括4个年龄介于10至14岁的孩子,他们没有受过教育,不会讲、读或写英文,且住在非常糟糕的环境里。踏出那个让她感觉残旧破败的小屋子后,她就自我承诺说:我一定得做些什幺!Deborah的妈妈和姐妹都是教师,所以,她非常了解教育的价值和重要性。“11、12岁的儿童不懂得写,不懂得读,甚至不懂得说话。我心想,他们要如何在这世界活下去?在根本没有求学的机会之下,他们不懂得思考,也不懂得吸取知识,试问,他们还有可能获得更好的生活吗?”不久后,Deborah与大学同学Shikeen Halibullah开始为那4名小孩子补习数学和英文。在数个月内,这消息传到其他难民家庭,一些父母也想让他们的孩子接受教育。2009年初,Deborah和Shikeen遇见一名为难民提供私人补习课程的索马里社区领导人Shafie Sharif,并进一步了解到多数难民根本无法负担学费。于是,她们在Shafie协助下,于同年5月创办了难民学校(Fugee School)。现年31岁的Deborah是一个大忙人,平日除了需教学和主持电视节目,她近期还与朋友合伙创办一个提供节目场地的平台。今年6月初,她出现在MyOrtho举办的全国足部健康运动推介礼上。难民学校地址保密以策安全与朋友联手创办难民学校的Deborah强调,那是一所非营利的难民学校,过去7年为在马来西亚逗留的250名难民儿童提供基本教育。目前,该校尚有140名学生,年龄介于4至18岁,他们分别来自索马里、叙利亚、也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等地。“我们开办这所学校,主要是因为在马来西亚逗留的难民不能去政府学校上课,所以,我们需要办一所学校以提供教育给难民的孩子。我们的老师多数是义工,一部分则是兼职服务。”她说,由于难民儿童不必进入政府的考试制度,所以,难民学校并未根据国家的教育规定来办学。“我们自行购买书本,主要是英文、数学和科学的课本,然后自行设计教学课程。”她指出,难民的前途很複杂,马来西亚并不是他们的家,而只是一个转折站,所以,她只能在难民在大马逗留期间,儘可能提供最好的教育给他们,直到他们被其他国家收留。“这些难民在大马逗留的时间不一样,有些人在此逗留2年,有些人在此逗留7年。我处理过的难民儿童,多数被遣送到加拿大和澳洲。难民的问题至今还是存在,所以,难民学校还是会继续提供援助。”基于安全问题,难民学校的地理位置必须保密。至于基金,Deborah一直都是通过筹款活动支撑,包括通过企业机构的回馈社会计划来获取义款。/李翠媚 2016.06.20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